<rt id="gsdwq"><delect id="gsdwq"></delect></rt>
    1. <strike id="gsdwq"><i id="gsdwq"></i></strike>
    2. <rt id="gsdwq"></rt>
      <rt id="gsdwq"></rt>
        1. <rt id="gsdwq"><delect id="gsdwq"></delect></rt>

          周恩來與葉劍英最后一次談話

          歷史熱點 時間:2019-07-01 16:43

          1975年12月,周恩來進入間歇性昏迷狀態。醫學專家認為周恩來的疾病已經到了最后階段。每個人都做最壞的打算。畢竟,病了兩年多的周恩來逐漸增強了他的忍耐力。

          12月7日深夜,周恩來突然昏倒,有一陣子無法醒來。值班醫生立即將所有專家、醫務人員和警衛叫到病房。專家的檢查發現,他的氣管里有厚厚的痰阻塞呼吸道,阻礙呼吸,新鮮空氣無法進入,導致大腦缺氧昏迷。周恩來在用吸氣器吸出濃痰并給予大量加壓氧氣后很快醒來。

          周恩來昏迷后,值班同志立即打電話給中央,北京的許多中央政治局委員都趕到醫院。他們到達時,周恩來已經醒了。

          周恩來睜開眼睛,看到周圍許多中央領導同志臉上帶著微笑。他顫抖著伸出手,和每個人握手。張春橋是最后一個和周恩來握手的人。他剛和周恩來握手后轉過身來。周恩來似乎想到了什么,叫了他的名字讓他來。但是周恩來太虛弱了,聲音也太低了。張春橋站在不遠處沒有回應,顯然他沒有聽到。周恩來有點擔心,甚至打了兩次電話,這次周圍的人都聽到了,告訴張春橋。

          張春橋來到周恩來,彎腰聽他說話。

          “你和文遠同志應該好好幫助鄧小平同志。”張春橋一邊重復周恩來的話,一邊說:“總理,別擔心!”

          周恩來以如此清醒的頭腦從死亡的邊緣醒來。他知道,在1974年11月政治局會議上宣讀了毛澤東的《問候講話要點》之后,一場“反右翻案”的運動逐漸擴大到全國。高級官員充分意識到這是鄧小平整風發起的一場政治運動,這也表明鄧小平被推到了政治“懸崖”的邊緣

          周恩來此時對張春橋的講話是有意義的。

          在領導同志一個接一個離開后,北京飯店的理發師朱華電再次發來信息,要求周恩來給他理發。這是他第三次發信息了。

          周恩來聽說這件事后告訴工作人員:“朱師傅給我理發已經20多年了。如果我現在看起來像這樣,他會覺得不舒服,所以不要讓他來。謝謝他。”

          周恩來一直像這樣生病,但他仍然假裝是別人,除了他自己。每個人的心都在打結,他們真的想找個地方哭。

          在這次營救之后,生命之神只給了周恩來更多的時間。自12月中旬以來,他一直無法進食,所需食物由醫務人員通過管道直接倒入他的胃中。然后他又不能排便,醫生在他的腹部安裝了腸瘺。由于許多手術,腹部潰瘍、膿、血、腹水和其他體液大量泄漏。他身上覆蓋著管子,紅色有血,黃色有膿,無色有腹水。一些試管將體液排出體外,一些試管添加血液、生理鹽水、氧氣、液體食物等。進入身體,所以即使翻身也受到限制...只有這一幕讓人們痛苦不堪。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再想想周恩來忍受著肝膽分裂的痛苦,那是無法用語言和文字描述的。醫生不得不使用安眠藥和止痛針來減輕周恩來的疼痛。然而,人體是抗藥性的,很快止痛針就沒有效果了。有時當劇痛襲來時,周恩來開始顫抖,他的臉從灰黃色變成灰色,然后又變成深紅色。豆大小的汗珠順著他的臉頰、脖子和脖子流下來。這時,周恩來總是絕望地屏住呼吸,眼睛盯著天花板。憑借超人的毅力,他一動不動,咬緊牙關。有一次他睡著了,被疾病驚醒。他問附近的護士:“我喊了嗎?”

          護士回答道,“打電話沒關系,如果你感到疼痛,也沒關系。”

          但是他搖搖頭,堅持不要大喊大叫。

          只有一次,他無法忍受像挖出心臟一樣的疼痛。他把張梁左醫生叫到自己身邊,痛苦地說,“張大富,我忍不住感到疼痛。你能哼哼嗎?”

          張梁左連忙說道:“總理,總理,如果你感到疼痛,就喊...沒關系...如果疼得更厲害,那就行了!總理,你不知道...不要客氣...再也不會了。”

          說到這里,張梁左的眼淚已經溢出來了。要不是眼鏡框,她早就從鼻梁上滑下來了。他說這句話離開周恩來的病床,他不想讓周恩來看到他的眼淚,如果連醫生都會在病人面前哭,那是什么意思?這意味著沒有藥可以治愈,也沒有辦法回到天堂。這種絕望的感覺無法傳達給病人,更不用說他們敬愛的周總理了。

          也是在這一刻,張梁左突然明白了為什么周恩來因為臥床不起而拒絕讓別人分擔他的痛苦。他甚至拒絕讓常年理發的朱師傅理發刮胡子。也許他只是想讓人們記住他的“完美”形象。

          現在的人們可能不理解這種“珍惜自己的形象就像珍惜自己的生命”的行為,或者說這是人性的“精神清潔”。然而,回顧周恩來的足跡,我發現他確實是一個“決定目標永遠不會回頭”的人“追求完美,注重完美”的頑固性格也是西方人多年來在研究“抗體”血型時公認的特征之一。根據周恩來的歷史足跡,不難發現他的命運確實有一種完美的理想主義色彩。也許“追求完美”是由于他的個性,但他的“完美”被用于革命事業的處理,“理想”定位于實現共產主義的最終目標。

          當一個人痛苦到極點時,他或她會產生一種嚴重的力量,使人震驚和欽佩。周恩來帶著和平的氣氛和平靜的面孔離開了世界。

          周恩來生命的最后時刻,中央政府的一些領導同志非常擔心他。只要周恩來的健康狀況允許,他們就去醫院看望他,即使他們一句話也不說,靜靜地呆了一會兒。

          葉劍英是自周恩來發現癌細胞以來致力于周恩來治療的元帥。無論白天還是晚上,只要有時間了解治療情況,他都會主動聯系主治醫生。他說得最多的是:“如果我們想盡一切可能將它延長一天,即使它再延長一小時一分鐘,我們必須盡可能長時間地在醫療和責任方面盡最大努力!”

          他不僅打電話,而且每隔幾天就來醫院看望周恩來、醫療隊的專家和工作人員,進行會談,聽取匯報,提出自己對醫療保健工作的意見,并給予明確的指示。

          葉劍英不會每次都空手而歸。當周恩來家里有美味的食物時,他一定會記得給他帶一些。周恩來再也吃不下了,所以他把它帶給了醫務人員。有一次,他抓到一條重達30多公斤的大草魚,并立即派人去醫院喂周恩來。結果,魚被紅燒,蒸,燉。周恩來把魚分發給醫療小組的專家和工作人員。

          當每個人都吃了魚,他們打電話來感謝葉劍英。葉劍英一聽,對釣魚更感興趣了。幾天后,他派了一個特別的信使去送魚,說這一次他是專門拜訪工作人員的。每個人都看到這條魚比上一次小不了多少,所以他們挑出魚的肚子給了周恩來,他最喜歡吃魚。

          自從周恩來病重以來,特別是1975年下半年躺在床上之后,葉劍英幾乎每天都來。特別是在處理重大問題前后,他們一定會前來咨詢和匯報。起初,他經常和周恩來談三個小時。慢慢地,周恩來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弱,談話時間縮短到兩個小時。后來,葉劍英坐得離周恩來越來越近,談話越來越短,他堅持不了一個小時。最后,只有幾句話和一句問候...最后,周恩來再也說不出話來了。這時,葉劍英仍然堅持著這一天的到來。他靠近周恩來坐下,輕輕地握著周恩來的手。他們一句話也沒說。你看著我,我也看著你...那種無聲的心靈安慰,那種互相認識而無言的苦澀夜景,那種不愿哭泣的同志們的深情!

          周恩來的首席保鏢張淑英仍然記得他們在1975年底的最后一次談話。

          葉劍英進來,先和周恩來握了握手,因為周恩來已經臥床不起,他只能微笑著表達自己的快樂心情。葉劍英猶豫了一下,但看到附近有醫務人員,他告訴大家暫時先出去,說不管是水還是藥,不按門鈴就不準進去。但是醫生和護士不能離開,所以他們在屏幕外觀察周恩來的心電圖。這些話一字一句地浮現出來。眾所周知,葉劍英一定是在報道中央政府的一個重大問題。這時,鄧小平被迫暫停整改。許多矛盾交織在一起,這對鄧小平非常不利。葉劍英很擔心,過來和周恩來討論對策。

          [當周恩來病危時,他最擔心的是中央政府的領導。他告訴葉劍英,“注意斗爭的方法,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讓權力落到‘他們’頭上。”

          他們指的是誰?葉劍英心里肯定清楚。

          葉劍英談完后走了出來,把張書英和警衛高振普叫到身邊。他嚴肅地說:“你們都準備好紙和筆了。你一天24小時都在首相身邊,一會兒都不會有人。首相有一個強有力的原則,他心中有許多不滿。特別是對中央政府的一些人來說,你必須寫下你在最后一刻要說的話...

          因為葉劍英不能每天都守在周恩來身邊,張書英和高振普輪流值班等他,以確保他們都時刻都有周恩來身邊的警衛,并時刻準備著抓筆記錄...然而周恩來什么也沒說。在他生命的最后幾天,他只是閉上嘴,對政治只字不提,直到他停止呼吸,默默地離開。張淑英沒有在他們手中的紙上留下任何墨跡。

          周恩來死后,張書穎和高振普遞給葉劍英一張白紙。他們覺得自己給了葉劍英一份白皮書,對葉劍英的信任感到非常遺憾。

          葉劍英含淚看著白皮書,含糊地說:“唉,他一直關心大局...啊!”

          除了葉劍英,鄧小平來醫院最多。這里有一組數字來說明這一點。周恩來住院1年零7個月,鄧小平來醫院63次,如果扣除每次大手術后10天就診的不便,他平均每67天來醫院一次。

          [一方面,由于工作需要,鄧小平經常來醫院談論他和周恩來的工作。另一方面,他對周恩來有著深厚的感情。只要他聽說周恩來的情況不好,他就會放下工作去醫院看他。

          李先念、陳錫聯、華國鋒、紀登奎等領導也是醫院的常客。李先念去過醫院52次。周恩來是臨終時第一個到達醫院的領導人。

          聶榮臻、徐向倩和王鎮也突破了障礙,去過醫院幾次。

          鄧小平堅定地說:“現在是首相會見他想要見的任何人的時候了”

          12月20日上午,處境危險的周恩來突然要求見中共中央臺辦主任羅常青。

          張春橋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也負責臺灣事務。另外,那天他值班。秘書向張春橋匯報了周恩來要求見羅常青的情況。張春橋聽說周恩來要見羅常青,就跳出來拒絕了,理由是周恩來已經病入膏肓,再也見不到人了,更別說談工作了。

          秘書放下電話,想了想,還是想幫周恩來完成這個愿望,于是趕緊找到鄧小平“營救”。

          鄧小平聽到這個消息,立即在電話中焦急地說:“現在是首相會見他想見的任何人的時候了!”

          按照鄧小平的指示,秘書趕緊安排了會議。

          雖然羅常青這次被傳喚也很驚訝,但他還是很高興。這表明周恩來總理正在好轉。否則,我們怎么能和別人說話?但只有當羅常青到達醫院時,他才意識到他的希望和幸福一路只是一個美好的愿望。

          [當他走進病房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家都很熟悉的周恩來英俊的臉,因為生病已經完全變形了。他最初的標準身材就像縮水的水,在床單下看起來非常瘦。羅常青盡力控制住自己悲傷的情緒。他在醫院的病床前坐下,問了一句“總理好嗎?”周恩來向他道歉說:“我真的很累了。在我們說話之前,讓我休息10分鐘。”還沒等羅常青反應過來,周恩來又昏迷了。

          醫生和護士沖到前面觀察情況,開始救援。羅常青不得不退出病房,在附近的小客廳里等待周恩來醒來。這時,羅常青的心沉入谷底:首相真的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嗎?一想到周恩來此時還在擔心國家大事和臺灣問題,他就心痛如刀。

          羅常青直到中午才醒來。當羅常青報道時,周恩來不斷詢問臺灣的近況和他在臺灣的老朋友的情況,羅常青一一回答。他們像這樣只談了15分鐘。周恩來因病再次無法說話。他過了一會兒才振作起來,對羅常青說:“別忘了臺灣的老朋友……”羅常青聽了不禁失聲痛哭。

          周恩來說了這句話,然后慢慢閉上眼睛,再次陷入昏迷。

          毛澤東說了兩個字,周恩來微微一笑

          周恩來,不管他的身體狀況如何,每天都必須了解國內外的情況。他過去常常親自閱讀國際簡報、國內發展和參考資料等文件,但后來無法熬夜。他是由秘書、警衛、醫生或護士根據文件和報紙的分類向他宣讀的。

          12月之后,周恩來進入昏迷和清醒狀態。給他看報紙的趙薇開始擔心起來。她知道周恩來非常關心未來的政治局勢以及鄧小平能否順利主持這項工作。每天聽報紙必須從報紙上找到所需的信息。當時,報紙上有很多“反右翻案”的文章,公開批評鄧小平整風企圖翻案,含沙射影地攻擊周恩來是其背后的支持者。如果此時一切都被讀給周恩來聽,那肯定會對他的精神產生負面影響。

          所以趙薇把這個問題告訴了鄧鷹巢。

          鄧鷹巢也覺得趙薇的擔憂是有道理的,于是召集張淑英、高振普、張梁左和趙薇一起討論。每個人都覺得周恩來快死了,盡量不告訴他任何壞消息。在聽取了每個人的意見后,鄧鷹巢做出了一個果斷的決定:“為了不給總理增加負擔,最新的報紙不應該給他讀。”

          然而,不看周恩來的報紙是沒有好處的。想辦法讓周恩來聽到報紙的內容,而不是讓他受到刺激。

          鄧鷹巢想了一會說:“那就讀舊的吧!”

          如果你仔細想想,只有這個“善意的謊言”才能“愚弄”精明的周恩來。

          這樣,在周恩來工作時間最長、對周恩來感情最深的幾名工作人員不得不做出一個“假動作”來安撫周恩來。他們在更改日期后又給他讀了一遍舊報紙,直到周恩來去世。

          但是有一天報紙完全真實,那是1976年的元旦。

          [新年一大早,已經奄奄一息的周恩來隱約聽到了收音機的聲音。他知道這是元旦社論,發表了毛澤東的《重返井岡山》和《鳥的問答》。他趕緊讓趙薇給他看當天的《人民日報》。

          這一次,趙薇再也不敢看假報紙,而是看了周恩來當天的社論。當周恩來聽到毛澤東的詩《別放屁,試著看天地翻身》時,嘴角吸了一口煙,迸出幾絲微笑的線條。雖然他的前額因疼痛而出汗,但他仍然堅持把報紙放在枕頭旁邊。

          病得很重的 周恩來顯然很欣賞這兩個詞,并讓工作人員給他念了很多遍。當他聽到工作人員念錯單詞時,他立即改正了。當他聽到有趣的觀點時,他微微笑了笑,偶爾會談到它們。

          李先念是第一個反對的人:不,沒有追悼會,總理是不能被攻擊的

          1976年1月5日清晨,醫務人員為奄奄一息的周恩來做了最后一次手術。也就是說,在左下腹部切開一個切口,以解決便秘問題,并盡可能從腸道中清除“殘余物和殘余物”。然而,手術并沒有幫助病人的病情,只是暫時緩解了一些疼痛。

          上一次手術后,周恩來似乎心不在焉,總是不愿意接受醫生的治療。

          一天晚上,他對守護他的張梁左醫生和張淑英說:“我的病是這樣的,很明顯。我不想再打擾專家了。他們應該去最需要治療更多人的地方。我想回家,回到那里接受進一步的治療...唉,我已經出去兩年多了,真想回去生活!”

          不久,周恩來不再談論回家的事了。他一直比法律更嚴格。知道這對醫務人員來說很尷尬,他打消了愛家人的念頭。

          1月7日,周恩來的病情繼續惡化,他的呼吸變得非常微弱,昏迷了很長時間。醫療團隊成員、護理人員等。日夜守護著病房,隨時準備救援。晚上11點,奄奄一息的周恩來從昏迷中醒來。他微微睜開眼睛,認出了站在他旁邊的吳杰平醫生,用微弱的聲音留下了最后一句話:“我這里什么也沒有。你還是去照顧其他生病的同志吧,那里更需要你……”這時他不是很清楚,但每個人都明白這句話。

          周恩來說完這句話后,睜大眼睛,看著門的方向。值班醫生問,“首相,你在干什么?你在找姐姐嗎?姐姐已經走了。”

          周恩來搖搖頭,毫無意義。但是他一直睜著眼睛直到晚上12點。張淑英、高振普和其他警衛認為周恩來正在好轉,忍不住高興起來。然而,醫生們緊鎖眉頭,一點也不高興。

          1月8日上午會議結束后,張梁左醫生走進病房,用心電圖示波器觀察了一會兒。未發現異常變化。然后他走到床邊,發現周恩來仍然閉著眼睛靜靜地仰面躺在床上,臉色灰白,嘴唇有點發青,呼吸輕快,每分鐘30多次,脈搏90多次,但又微弱又無力。

          當張梁左向心臟病專家和麻醉師報告情況時,他覺得情況不是很好。他們決定通知所有的專家到場,所以他們按下了事先準備好的鈴來處理緊急情況。

          鈴聲是命令!主治醫生吳杰平和其他醫務人員趕到周恩來身邊。當謝蓉教授到達時,他立即提出給周恩來氣管插管,并要求張梁左征得他的同意后向周恩來報告。

          張梁左彎下腰,把嘴靠近周恩來的右耳,提高聲音說,“總理,你的氣管被濃痰堵住了。呼吸受阻,氧氣無法進入,非常危險。謝主任要求你立即將一根橡膠管插入鼻孔,吸出粘稠的痰,然后注入大量氧氣。你同意嗎?如果你同意,請點頭或睜開眼睛。”

          當張梁左說話的時候,房間里擠滿了氣喘吁吁的人,專注地盯著周恩來的反應。

          沒人想到周恩來真的被張梁左吵醒了。他不僅睜開眼睛,還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謝蓉立即快速準確地將長柄橡膠管插入周恩來的右鼻孔,啟動吸氣電機吸痰,只聽到橡膠管中嘶嘶的聲音,看不出吸出了多少痰。謝蓉果斷地換了一根稍厚的管子,并將其插入氣管。吸了一些痰后,他用手不斷用力擠壓一個大的黑色橡皮球,然后給氧氣加壓,進行外部心臟按摩。他希望以這種方式挽救周恩來的生命。

          救援仍在繼續,但奇跡并沒有發生。加壓輸氧和體外心臟按摩后,沒有觀察到任何改善。

          專家一個個皺眉頭,看起來很緊張。張梁左一直握著周恩來的右手,感覺他的脈搏越來越弱。他看到心電圖示波器上的曲線波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從60度一下子變成了40度,幾秒鐘內就降到了20度。最后,心跳曲線被畫成一條直線,一次也沒有跳動,脈搏也停止了。

          心電圖顯示直線后,搶救工作花了10多分鐘。此時,吳杰平看了看手表,與幾位專家交換了意見,并宣布救援工作可以停止,所有這些東西都可以移走。這包括周恩來的輸液管、各種引流管、心電圖電極板等設備,并指示護士將周恩來的臉擦干凈,整理床鋪,并用新床單覆蓋周恩來的全身...

          吳杰平還沒說完,突然有人扯著嗓子大喊:“丞相!首相!總理!——“

          這個聲音喚醒了所有人壓抑已久的悲傷,悲傷的感覺一下子爆發了。整個房間都在哭。每個人都哭著喊道,“首相,醒醒……”

          在這些悲傷的哭聲中,鄧鷹巢的哭聲尤其令人心碎。

          鄧鷹巢用顫抖的手摸了摸周恩來的臉頰,輕輕地吻了吻他的額頭,帶著無限的悲傷說,“好吧,你走了……”

          然后,一張全新的白色床單覆蓋了周恩來的身體。

          專家、醫生、護士和周恩來的工作人員抽泣著,不情愿地離開了病床。每個人都站在房間的邊緣,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告別周恩來的遺體騰出空間。

          每個人都擔心鄧鷹巢的持續悲傷會導致她心臟病發作,所以幾名護士來到病房旁邊的房間,先休息一下,以節約能源和處理繁重的家務。

          李先念第一個來到病房,隨后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等政治局委員陸續來到北京。

          當江青走進房間時,人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有人扶鄧鷹巢走了,江青抱住她,對她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上午11點, 中央領導人陸續抵達。鄧小平鷹巢向中央領導人轉達了周恩來生前提出的三項要求:第一,不要保存骨灰;第二,殯葬事務不應該特別處理,不應該超越任何人。三、不要舉行追悼會,不要讓遺體告別。鄧鷹巢說,周恩來的葬禮由該組織決定。她沒有個人意見或要求。

          聽了鄧鷹巢的意見后,李先念第一個反對:“不,沒有追悼會你不能給總理動手術。這樣,我們就不能向全國人民交代。”

          李先念的反對立即得到了領導人的一致贊同,他們認為,即使哀悼形式得到改革,改革也不能從總理開始。

          領導人討論的結果不僅是一次紀念會議,也是對遺體的告別。骨灰是否保存需要毛澤東的批準。

          然后在中午11點左右,周恩來的尸體按照事先商定的計劃被抬上救護車。跟隨周恩來多年的著名泌尿科醫師、醫療隊隊長吳杰平、俞松庭、熊汝成、俞會元、吳德成、心臟病專家陶守啟、黃灣、齊芳、警衛、保健醫生和護士在車上護送。老陽駕駛著這輛車,在他死前,沿途部署的警衛車輛、駕駛路線、士兵和警察都是按照周恩來的規格進行的。尸體被存放在北京醫院太平間。

          相關文章
          彩01彩票平台彩01彩票主页彩01彩票网站彩01彩票官网彩01彩票娱乐 铁岭 | 琼中 | 三亚 | 涿州 | 镇江 | 玉溪 | 仙桃 | 石狮 | 武威 | 和田 | 厦门 | 雄安新区 | 灵宝 | 洛阳 | 大丰 | 临沂 | 基隆 | 资阳 | 章丘 | 黄石 | 阜新 | 醴陵 | 宁波 | 资阳 | 文山 | 邵阳 | 商丘 | 临夏 | 宜春 | 石嘴山 | 襄阳 | 湖北武汉 | 哈密 | 保定 | 榆林 | 简阳 | 白银 | 乌兰察布 | 浙江杭州 | 五家渠 | 宜宾 | 安徽合肥 | 连云港 | 龙岩 | 图木舒克 | 遵义 | 宜昌 | 漳州 | 随州 | 赤峰 | 大丰 | 常州 | 泰兴 | 晋江 | 招远 | 临猗 | 项城 | 铜陵 | 衢州 | 明港 | 余姚 | 涿州 | 庄河 | 阳泉 | 乌兰察布 | 哈密 | 汕头 | 大庆 | 雄安新区 | 阜阳 | 马鞍山 | 平凉 | 五指山 | 宜昌 | 黑河 | 林芝 | 阿拉尔 | 绍兴 | 基隆 | 日喀则 | 简阳 | 遵义 | 河南郑州 | 辽宁沈阳 | 赵县 | 湖南长沙 | 邯郸 | 嘉峪关 | 保山 | 吉林 | 绵阳 | 抚顺 | 鹤岗 | 辽阳 | 德州 | 燕郊 | 珠海 |